明代女英雄,勇猛剽悍,威慑倭寇胆魄,有刀法、阵法、练兵法传世

120.壮族女英雄瓦氏夫人

120.壮族女英雄瓦氏夫人

瓦氏夫人(公元1497年-1556年),明代抗倭巾帼英雄。壮族。本姓岑,本名氏瓦,壮语“花”“瓦”不分,也名岑花。镇安府归顺州(今广西靖西县)人,归顺州世袭土官岑璋之女。她自幼聪明好学,习练武艺,精通兵法。长大以后,嫁给田州府(治所在今广西田阳县)同知岑猛。瓦氏夫人一生的功绩主要有两点:第一,受命于田州危难之际,重振田州,建义学、兴教育,稳定秩序。第二,在倭寇入侵东南沿海的危急关头,不顾年近六旬的高龄,带着年幼的重孙,统帅几千名壮族将士,远赴千里之外的抗倭第一线。她手握双刀,驰骋疆场,“十出而九胜”,在战场的雄姿被描绘为“女将亲战挥双刀,成团雪片初圆月”。“花瓦家,能杀倭”的民谣,到处流传。为此被明嘉靖皇帝封为二品夫人。“瓦氏阵法”精髓由戚继光“鸳鸯阵”吸收后著于《纪效新书》之中。“瓦氏双刀功”
后传播于江浙一带。明代文学家徐渭特地创作了戏剧《雌木兰》,古代民间传奇故事中的女英雄木兰由此冠上了”花”的姓氏。

在明朝嘉靖年间威慑倭寇胆魄的广西壮族巾帼英雄瓦氏夫人。瓦氏夫人并不姓瓦,其本名岑花,生于明弘治九年,父亲是归顺直隶州(今广西靖西县旧州村)土官岑璋,嫁给田州土官岑猛为妻,虽说壮族土司时代有官族与官族通婚以及壮族婚姻不避同姓的习俗,但夫妻同姓,终究不大好,遂改称为“瓦氏”。瓦氏和花木兰、佘太君、穆桂英等等文学作品创造出来的虚构巾帼英雄不同,她是一位史书有传、曾真真实实地在历史上叱咤风云的女英雄。

图片 1

至今,世上还流传有瓦氏传下的刀法和兵法。瓦氏自小跟名师练成鸳鸯刀法,晚年又经自己推陈出新,创“瓦氏双刀功”,赢得武林同道的尊重和敬仰。当时,江浙一带许多豪杰侠士都慕名拜瓦氏为师。其中,素有“天都侠少”之称的安徽歙县人氏项元池就是瓦氏的关门弟子。项元池后来在浙江湖州建立“绥翠堂”武馆,专教“瓦氏双刀功”秘诀。明末清初著名的史学家、诗人兼武术家吴殳是项元池的得意高徒。吴殳跟随项元池学了“瓦氏双刀功”,喜不自胜,曾作《双刀歌》,盛赞双刀功的威力,歌中的“石柱瓦氏女将军”一句,是把明朝另一女英雄秦良玉和瓦氏夫人相提并论了。

另外,吴殳还写有《短降长说》,详细论述“瓦氏双刀功”的特点及其在实战中的具体应用,将之称为“瓦氏双刀降枪法”。明亡后,吴殳矢志反清,周游天下,广结豪杰,学习各门各派武术,甚至学习掌握了日本单刀,著《单刀图说》一书,称“唐有陌刀,战阵称猛,其法不传。令倭国单刀,中华间有得其法者,而终不及倭人之精。”因憾于中华单刀之术“不及倭人之精”,吴殳在50岁时将自己学到的渔阳单剑、日本单刀、瓦氏双刀融为一体,创立了“双刀十八式”,右手刀中混入剑刺之法,左手刀纯施刀法,以左右撩刀等八势为核心,以短破长,终于成为一代武术名家。

图片 2

再说回瓦氏,瓦氏的另一传世之作是
“瓦氏阵法”。“瓦氏阵法”脱胎于瓦氏家传的“岑家兵法”。“岑家兵法”是最为系统和完整壮族古代兵法,明人邝露《赤雅》卷上《岑家兵略》中详细记有“岑家兵法”的精粹。瓦氏排兵布阵精湛绝伦,扬名于世。明浙江巡御史胡宗宪在其著《筹海图编》中赞叹瓦氏阵法“能以少击众,十出而九胜”。“瓦氏阵法”后来还被收入明代抗倭兵书《江南经略》,影响并演变成了后来戚继光的“鸳鸯阵”。此外,瓦氏的练兵之法也深为同时代人所赞颂。《倭变事略》、《松江纪略》、《张氏卮言》等书有称:“以妇将兵,颇有纪律,秋毫无犯。”“瓦氏虽妇人,军法甚整,下无侵。”“骁勇善战,军令严明。”

本文开头提到的穿长四五米木板鞋竞走的比赛,就是瓦氏训练广西狼兵团体合作性所创的一种绝佳方法,这种独具一格的练兵方法,使得狼兵在战场上能团结一致,众志成城,英勇无畏,如同天神兵降。瓦氏的刀法、阵法、练兵法在破安南(越南北部地区,时称交趾,时称安南)、平定桂西地区的“田州之乱”与及平定海南黎民之乱中大显神威。但真正让这三项神技大放异彩的,是在抗倭战场上。瓦氏的夫君岑猛在嘉靖六年被诬叛乱,与儿子岑邦彦一同含冤而死。后来王守仁等官员为岑猛父子申冤,得以平反,田州土官由瓦氏之孙岑芝承袭。

图片 3

嘉靖三十二年,倭寇入侵海南,岑芝在那燕战役中不幸战死。曾孙大寿只有4岁,故田州由瓦氏夫人主政代理知州事。瓦氏夫人处理田州政务有条不紊,州内之事,“躬为规划,内外凛然”。彼时,倭寇侵犯我国江浙沿海地区,明朝廷多次派兵征讨都无济于事,皆以残败告终。以致沿海居民人心惶恐,倭寇不可战胜的神话谣传不胫而走。明嘉靖三十三年,明朝廷令兵部尚书张经总督各路兵马前往江浙抗倭。

张经曾总督两广军事,深知广西狼兵勇敢善战,于是决定征调田州等地狼兵出征。

年近花甲的瓦氏以其曾孙大禄等年幼“不能任兵事,请于督府张经,愿身往。”

张经准其所请,授予“女官参将总兵”军衔。

明嘉靖三十三年十月中旬,瓦氏率田州(今田阳县、田东县一带)、归顺州、南丹州、东兰州和那地州等地狼兵6852人出发,慨然表示:“是行也,誓不与贼俱生。”

翌年三月初一到达苏州,三月十二日到达江浙海防第一门户金山卫驻防,成为各路客军中最先到达抗倭前线的部队挥。

按照督府张经的部署,瓦氏所率领的田州兵隶属总兵俞大猷指挥,其余各州队伍则分属游击邹继芳和参将汤克宽等指挥。

瓦氏多次请求速战,广西狼兵也个个摩拳擦掌,准备杀敌立功。

张经以狼兵初到、未熟悉情况为由,下令不许轻举忘动。

四月初五,瓦氏终于得到了前往漕泾镇截击倭寇的命令。

该战,59岁的瓦氏披发舞刀,往来突阵中,所乘马尾鬃为倭拔几尽。

四月十九日,两千多名倭寇“突出金山卫,从独山往嘉兴。俞大猷先不敢拒,乃率瓦氏兵追其后,被贼反攻,杀伤颇众,大猷先奔,赖瓦氏殿后,得免全覆。”

相关文章